仁怀酱酒生死劫 :七成酒厂停产 政府施救不如自

时间:2020-02-06 07:15来源:酒文化
经历三年的洗牌,茅台镇中小酒企停产风潮仍在加重,酒都仁怀或已成为白酒行业本轮调整的重灾区。 从茅台酒厂附近的观景山上可以拍到茅台的全景,顺观景山环绕茅台酒厂一周是连

   经历三年的洗牌,茅台镇中小酒企停产风潮仍在加重,酒都仁怀或已成为白酒行业本轮调整的重灾区。

  

   从茅台酒厂附近的观景山上可以拍到茅台的全景,顺观景山环绕茅台酒厂一周是连片的中小型酒厂,这其中过半数以上的酒厂已经停产倒闭。

  

   有知情人士称仁怀市1700多家注册酒类生产销售的企业现在仍坚持烤酒的只有300余家,且其中大部分均已减产。酒业家记者在一位熟悉贵州白酒产业的行业专家处得到的可靠消息是现在仁怀市近七成白酒生产企业已经停产。

  

  

   停产潮肆虐

  

   岁末寒冬,低温没有阻碍酒厂里野草的肆虐。记者顺观景山而下,路边的古传酒厂墙壁已经坍塌过半,大门早已卸去,绿色的藤蔓遍布坑坑洼洼的庭院,这并不是最差的情况,据路人介绍,这家酒企已经停产一年多了,哪有钱烤酒,山下一些开酒厂的人都已经关门外出打工了。

  

   已长满荒草的茅台镇古传酒厂

  

   离古传酒厂不到百米的茅台镇国礼酒业大门紧锁,门楣上布满蛛网灰迹。继续前行,几步一酒厂,但其中不是像国礼酒业大门紧闭,就如古传酒厂一样野草丛生,原来的酒厂办公室也改造成了民居,在荒草中依然能寻觅出巨大的不锈钢储酒罐和锈迹斑斑的厂标。

  

   前些年,行情好的时候通过大量银行借款修建厂房,把钱变成了酒,现在却不能把酒再变成钱了,从事酿造工作三十多年的当地酿酒工人向酒业家记者介绍一个窖池一年能产10吨酒,但单口窖池一年至少要投入20万的生产成本,现在银行不给贷款,基酒质押也做不了,就不如直接停产,如果有人要用窖坑就把它租出去,大多数没人租的,时间长了也就废了。

  

   记者沿赤水河上行,酒企、作坊林立,几乎家家都有储酒罐、家家都有酒,但仍冒烟的酒厂屈指可数。

  

   现在很痛苦,库存的坛子罐子全是满的,生产压力非常大,二合镇的甲秀楼酒董事长曾辉近日一直为其基酒销售而奔走,他说现在的销售基本还能稳住,但价格只能低20-30%来销售,基本就是无利可图。

  

   据甲秀楼酒工作人员介绍,甲秀楼过去有近200人从事生产工作,现在仅剩十几个人,也暂时封存了一些窖池。

  

   规模化企业的挣扎

  

   仁怀市酒业协会给出的最新数据,截至目前,仁怀市共有注册生产销售白酒企业1760余家,其中拥有如生产许可证、销售许可证等证件齐全的规范化企业313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98家,遵义市证件齐全的酒企336家,如茅台、钓鱼台、董酒、习酒、鸭溪窖等在省内省外有较高知名度的酒企共23家。

  

   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监事长吕玉华向酒业家记者透露,在仁怀市的300多家规范化白酒生产企业中,已有20%的酒企不再烤酒。

  

   尽管规模化企业停产覆盖面相对较小,烤酒的酒厂仍承受着巨大的亏损压力。元和酒厂是观景山上为数不多的仍在坚持烤酒的企业,元和酱酒相关负责人李昌(化名)向酒业家记者表示,原来以做基酒为生,现在军务、政务团购通路阻断以后来做市场,销售下滑非常严重。

  

   反正送也是送,在网上卖多少能回些款,网上销售跟送人没两样,主要还是做消费者体验,零售价12元的小福将酒在网上做10元4瓶的促销,反正送也是送,在网上卖多少能回些款。李昌介绍2015年公司销售近5000万,而2000余万的销售额来自网上。

  

   李昌带酒业家(微信ID:jiuyejia360)记者参观了元和酒厂的贮存基地,酒卖不出去就在这存着,我们不想葬送祖辈传下来的手艺,在半山腰,贮存量500吨的酒罐超过40个,单个贮存区的原酒储量已超过2万吨。

  

   而去年销售额近2亿元的黔酒股份也选择暂时减少生产,大力推进营销回款以渡过难关。酒业家记者查询资料得知黔酒股份在过去一度年产酱香白酒8000余吨,贵州典型风格浓香白酒4000余吨,而据黔酒股份董事长张方利向酒业家记者介绍,公司2015年产量白酒产量仅2000余吨,不足原来的1/6。

  

   让我给你们讲酿造我能谈得头头是道,但讲销售我们都在摸索,从事白酒酿造工作的张方利的苦恼反映了仁怀市多数酒厂管理者的痛处:他们大多数都是多年从事白酒工作的酿酒师,过去行情好,在政商团购、外地酒厂的基酒需求的刺激下,不愁销路,潜心酿造不善于营销,而行情转变,不得不面向消费者,品牌知名度低,产品价位高不符合大众消费等问题使得他们深感营销乏力。

  

   面对变局,黔酒股份也在努力探索突破方式,除降低产品价位适应市场需求外,张方利还计划利用银行最新批复的基酒质押贷款做消费者体验,对自身品牌进行宣传,他说告别前几年的畸形发展,希望靠宣传重新创造一个盘子。

  

   而像张方利这样能够在去年获得基酒质押贷款的企业少之又少,酒业家(微信ID:jiuyejia360)记者在权威渠道了解到,仁怀市的白酒贷款累计达到100多亿,几家大的银行已经不再做基酒质押,而目前在仁怀市做基酒质押贷款的单位多是一些外来的资本机构,但基本上是看得多、做得少,即使做,价格也压得很低,质押条款非常苛刻。

  

   酒业家(微信ID:jiuyejia360)记者拨通当地做基酒质押机构的小广告上的联系电话,对方介绍称自己是杭州某机构工作人员,给出的基酒质押条件是一般是6元/斤质押贷款,若贮存期长则可逐情提价,最高可达20元/斤,但月利息高达三分八。

  

   自救,路在何方?

  

   应对行业调整,贵州省政府和仁怀市政度加大了对仁怀酒企的支持力度。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去年贵州省委牵头带领贵州几十家知名酒企出山进行了四场黔酒中国行活动,通过政府途径宣传当地酒企,且在税收等方面给予一定限度的帮扶力度;通过行政划分,扩大茅台镇面积,希望通过茅台镇这一产区背书做大当地的酱香酒产业。此外仁怀市政府还在着重打造茅台镇的旅游产业,总体调整产业结构的同时,也希望借此使更多人了解茅台镇酱酒,打开市场局面。

  

   吕玉华表示,仁怀酒协还是希望通过宣传为企业带来资本方的入股投资,行业协会希望外来资本可以对当地酒企进行入股投资,风险共存,共同承担责任,投资者介入股份,可以借助投资者的实力将酱酒带出来,而且现在仁怀市酒企的状况对资本方而言非常划算。

  

   但据酒业家(微信ID:jiuyejia360)记者了解,近一两年资本方对仁怀酒企投资并购并不活跃,从并购的角度来讲现在的确是产业并购、资产并购时期比较好的机会点,可以用一个很低的价格拿到整个经济大环境不好,很多企业自身发展经营都存在困难。有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政府重点扶持规模化企业,对于其他非知名品牌,政府还是希望通过做大酱香品类进行集体推动,上述人士解读,政府也非常希望在茅台之外多扶持一些强势企业。

  

   曾辉说,政府能为企业做的都在努力去做,但酒企自身发展需要自己去做渠道,重新与外界构建合作体系,政府职能起到辅助作用,自救还是要依靠企业经营者自己来做。

  

   茅台镇与仁怀市的一些酒企也实施了积极的自救措施。采访中据曾辉介绍,他已经在积极主动地与省外强势的大商进行沟通,洽谈合作,希望通过流通渠道的品牌来带动自己不强势品牌的销售。张方利也在努力推动省外面品等一系列活动,并推动省外招商。近日,与甲秀楼酒紧邻的夜郎古酒也在近日于钓鱼台国宾馆召开了特等金奖获奖庆典,希望借此与媒体沟通,塑造产品品牌。

  

   据左右脑咨询机构总经理权图也表示政府的帮扶政策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导致仁怀市酒企发展困局的原因在于品牌、人才、资金三方面的匮乏,他向酒业家记者介绍了做好酱酒企业首先要尊重酱酒生产酿造周期长、工艺复杂的制造技术;酱香型酒与浓香型酒不同,不能只通过传统渠道做,必须找到适合酱酒独特的营销方法,掌握运营的核心技术,而在人才储备上企业也需要吸引外来人才并引导其适应酱酒销售环境。

  

   权图将仁怀市的酒企比喻为木本类和草本类企业两类,除了茅台作为常青树存在,而国台、钓鱼台、酒中酒这些企业如同树木,在春夏秋冬会受挫折、会落叶子但绝大多数仍会活下来得到成长;而剩下企业的属于草本类,市场调节行情好,多烤一些酒,行情不好就停下来了,经受市场的筛选。

  

   没有能力的酒企可以走精品酒庄路线,做小众品牌,权图为此轮调整中酱酒企业支招,他表示这些企业可以学习波尔多酒庄的模式,借助茅台镇品牌背书,从过去的盲目扩产转变至限量生产、不走大流通路线,比如限制年产能,仅500吨,有五个稳定的合作伙伴就能将其销售掉。

编辑:酒文化 本文来源:仁怀酱酒生死劫 :七成酒厂停产 政府施救不如自

关键词: 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