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后中粮能否再下沱牌:花落谁家尚未定

时间:2020-01-17 08:42来源:酒文化
21世纪经济报道 连日来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沱牌舍得,600702.SH)涨势远超同行,终以一纸公告揭开谜底。 9月1日,翻红的沱牌舍得午后停牌。董事会称,公司实际控制

  21世纪经济报道 连日来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沱牌舍得,600702.SH)涨势远超同行,终以一纸公告揭开谜底。

  9月1日,翻红的沱牌舍得午后停牌。董事会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射洪县人民政府发布通知,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沱牌舍得集团)进行战略重组。沱牌舍得集团是沱牌舍得的第一大股东。

  9月2日,射洪县政府部门有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透露,射洪县政府确实下发了《关于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的决定》。目前为止,上门的投资者仅中粮集团一家。

  多次改革中途夭折,沱牌舍得董秘马力军态度谨慎。“这份公告只是表明政府启动改制的态度。”9月2日,马力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沱牌舍得集团花落谁家,现在定论还为时过早。

  此时,恰是沱牌舍得资金渴求之时。刚披露不久的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因白酒销售回款减少和工程款支付压力,向银行借债已高达5.66亿元,比年初借款高出一半左右。

  “白酒行业效益好时,政府不愿卖。白酒产业在调整过程中,有的企业面临经营困难,有了改革动力,恰恰为酒类上市公司改制提供了机遇。”白酒专家铁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15家白酒上市公司,有14家的实际控制人是地方政府。在铁犁看来,此轮混合制改革中,调整中的酒类将迎来新一轮的改制高潮。

  改制挫折史

  “ 2013年3月29日,公司曾披露射洪县人民政府拟对本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由于市场、法律时效性等多方面原因一直未能有效推进。”沱牌舍得在公告中称。

  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的柳树沱,是沱牌舍得的厂房。这家建国初建立的地方国有酿酒企业,原名四川省射洪沱牌曲酒厂。1988年,该厂主导产品沱牌曲酒被评为中国名酒,跻身中国17大名酒之列,与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水井坊和郎酒并称为川酒“六朵金花”。从1980年代到2000年,沱牌产品一直是我国中低端白酒的领头羊。

  沱牌舍得集团自2011年因发展高端白酒舍得改名而来。作为沱牌舍得的第一大股东,该集团是射洪县政府的独资企业。

  在沱牌舍得集团的历史上,至少有过三次改制的机遇,但均擦肩而过。

  2004年的国退民进潮中,四川沱牌曲酒股份有限公司(沱牌舍得前身)发布公告称,射洪县政府将其所持有的沱牌集团100%股权分别转让给江苏兴澄集团40%,广州市索芙特有限公司25%,德隆国际25%和北大未名10%。当时,沱牌集团持有沱牌股份45.98%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

  种种迹象表明,4家企业入主沱牌集团,幕后的操盘手是德隆国际。兴澄集团是南昌市商业银行的第二大股东,而德隆国际是第三大股东,双方早有合作案例。,其他多家企业与德隆系亦有人脉或资本交集。

  德隆曾有一个“100亿白酒帝国梦”:运用兼并、收购等资本运营手段,整合白酒产业,在5-8年内达到营业收入100亿元的目标,成为白酒行业的老三或老二。其后德隆出事,让这份重组方案最终无法实施。

  2008年初,沱牌集团改制再度成为射洪县政府的重大事件,后因四川汶川地震而耽搁。2010年,遂宁市公布该市白酒行业“十二五”规划,沱牌集团改制作为重大事件,再次提上政府工作日程。遂宁市国资委产权监管科有关人士指,沱牌改制主要是射洪县在负责。

  2013年,坊间传出中信产业基金和沱牌舍得集团“绯闻”,但未见靴子落地。原沱牌舍得集团中层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信产业基金入主集团是2013年春糖会前,集团开会宣布的,当时说集团国有股全部退完。但后来听说黄了。

  中信产业基金团队两年内投资了20多个项目,包括西凤酒、会稽山,都是以小股东身份进入,企业以政府作为大股东。该基金更多是财务投资,为企业提供管理,以迅速盈利为目标,并不同于中粮集团对白酒企业有产业的投资。

  改革方案猜想

  沱牌舍得集团集团下属有四川射洪太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绵阳西蜀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等。企核心企业是沱牌舍得,通过减持后,沱牌舍得集团仍持有其29.85%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沱牌舍得网站显示,1996年上市的沱牌舍得年产能30万吨,高端陈年老酒贮量在中国最大规模,拥有玻瓶、制药、热电等子(分)公司20个,总资产超50亿元。

  但据半年报,沱牌舍得的总资产现为35亿元。其短期借款从年初的3.9亿元增至5.66亿元,预收账款从年初的2.3亿元减少了一半。因白酒销售减少,沱牌舍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000万元,同比减少了216%。由于支付工程款增加,该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00万元。显然,沱牌舍得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不得不从银行借款度日。

  上半年,沱牌舍得实现营业收入7.3亿元,同比下滑仅3%,但净利润只有1000万元,同比下滑63%。

  “白酒行业效益好时,政府不愿卖。现在有的企业面临经营困难,有了改革动力,恰恰为酒类上市公司改制提供了机遇。”白酒专家铁犁说。

  对射洪县政府下发的《关于对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的决定》,记者从遂宁市和射洪县政府网站均未查到原文。9月2日,射洪县国资局有关人士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采访时称,方案政府正在研究。射洪县政府部门另有人士独家透露,目前来谈的就中粮集团一家。

  酒业人士对该方案做了猜想。铁犁分析,国企改制不能忽略管理团队和员工的积极性,至少应该有高管持股。在国外,管理层有5%-10%的股份,有的企业甚至高达20%。他说,李家顺从26岁出让沱牌曲酒厂长。从一个年年亏损的烂摊子发展到2004年,沱牌曲酒年销售收入达4亿多元。如今,64岁、身兼沱牌舍得集团和沱牌舍得董事长的李家顺在射洪县政府的要求下,又续了三年任期。

  沱牌舍得集团的控股权是否易主?铁犁表示,未来5-10年,无关国家经济命脉、处于完全竞争行业的产业属性让白酒行业迎来新改制高潮,国企将基本转为民营控股。在白酒企业效益不好时,政府也具备了改革动力。按照属地纳税的原则,新的参与者不会搬厂,纳税依然在地方。同时,通过减持国企股份,政府可以获得大笔资金发展当地经济。

编辑:酒文化 本文来源:酒鬼酒后中粮能否再下沱牌:花落谁家尚未定

关键词: 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