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白酒”暴跌拷问平台定位 酒交所沦为融资工

时间:2020-02-02 09:06来源:供求信息
日前,白酒股在资本市场似乎重新受到青睐,但类似股票的纸白酒却境况迥异。 在2011年、2012年的白酒行业高峰时期,酒交所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一时风光无限。但近两年,高端名

   日前,白酒股在资本市场似乎重新受到青睐,但类似股票的“纸白酒”却境况迥异。

  在2011年、2012年的白酒行业高峰时期,酒交所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一时风光无限。但近两年,高端名酒市场价遭遇腰斩,“纸白酒”价格也跌跌不休,酒交所被指如同“鸡肋”。据记者估算,目前数款纸白酒产品较最初发行价已大跌近七成。

  白酒行业专家赵义祥认为,酒交所发行产品往往把关不严,且“发行价通常偏离市场价格,使其难以保值。”酒厂希望消费者喝掉产品,但投资者往往是冲着收益而来,“厂家和投资者的观念就产生了错位。”

  酒类证券化 “短期还比较艰难”,那么酒交所未来如何转型?日前,西南一家酒交所总裁对记者表示,酒交所正在做一些积极探索,但“目前行业形势不好,更担心酒企方面风险提升,所以(业务开展)起来比较谨慎。”

  行业现状提升回购风险

  “酒交所目前有两大问题,一是回购风险,二是同质化问题。”李明(化名)曾在某酒交所工作,近半年他听闻的尽是“老东家”的坏消息:人员流失严重,发行产品过程出现问题等。

  随着白酒行业寒冬加剧,酒企资金链紧张,出现偿付困难,曾发行酒类金融产品、帮助酒企融资的酒交所也“躺着中枪”。李明透露,他原来工作的酒交所,就因某原酒企业资金偿付困难无奈“兜底”,从而赔付银行上千万元违约金。

  “酒企利用原酒抵押通过酒交所融资,酒交所往往收取2%的费用,但要承担担保责任,一旦融资酒企资金困难、不偿还贷款,酒交所就需负责赔付,这就等于以2%的收益去承担剩余98%的风险。”李明说。

  此前,10月底发生的“胜景干黄”品牌回购爽约事件,更是类似事件的升级版。“目前白酒金融产品风险较大,就怕酒企兑付难。”有熟悉酒交所模式的酒企人士指出。

  李明将国内酒交所模式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帮助酒企在银行进行原酒融资,二是通过发行白酒金融产品进行融资,即“纸白酒”。对于“纸白酒”,业内比较权威的解释是“将白酒当成股票买卖,通过建设交易平台,减少中间渠道,促使国内酒价透明化。”

  回购则是“纸白酒”发展过程中近两年新增的附带条款。“胜景干黄”是国内“纸白酒”首例出现酒企回购违约的产品。湖南胜景干黄酒业去年11月25日在上海交易中心发售了“胜景干黄·珍藏精品”酒品,根据回购条款,在酒品上市最长不超过一年内,价格必须高于发行价的15%,否则厂商要以高于发行价15%的价格回购。

  但今年10月,原本应该回购的胜景干黄却出现违约,也牵连到银行。最终,由某银行长沙分行兑付一张总额为4900万元的见索即付不可撤销的《履约保函》,事件最终得以解决。“此次事件是胜景干黄自身的问题。”对于回购违约,上海酒交中心总裁李雯峰曾对媒体表示。

  在外界看来,不少酒企资金链紧张,也使得“纸白酒”产品的回购出现问题。前述酒企人士表示,“回购是到期后,企业溢价掏钱。而企业无能力回购后,才是出具保函的银行支付。”

  酒交所诞生于中国酒业蓬勃发展时期,2011年2月,四川中国白酒产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注册成功,它是全国首家特大型酒类产业现货电子交易市场。随后,香港、天津、上海、贵州都建立了“酒交所”,从事基酒、“纸白酒”等交易。

  从模式来看,四川酒类交易主要进行基酒交易,不面对普通个人投资者,主要面对白酒企业。而目前进行白酒交易的还有贵州白酒交易所和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等,按照类似股票交易操作模式,即 “纸白酒”交易。

  回购原意在保护投资者利益,李雯峰曾对外表示,设置回购条款是因为发行的定价是由酒厂定的,出于对交易所整体风险的把控,所以要求酒厂要有回购承诺。“比如未来价格是否有进一步下跌的风险,这些都是酒厂在定价时应该考虑的。”

  出现回购爽约事件,在白酒行业专家赵义祥看来,是因为国内酒交所大多还在探索发展,“可能需要十来年让酒交所更加成熟”,因此目前在酒类产品保值、回购、运营等过程中也容易出现问题。

  胜景干黄事件也给其他酒交所的运营带来了警示,深圳前海腾邦国际名酒交易中心总经理武寰坦言,酒交所从纸白酒等酒类金融产品发行,需要注意对风险的把控。

  “纸白酒”现价较发行价大跌

  与白酒股今年以来节节攀升不同,“纸白酒”仍“跌跌不休”。上海酒交所官网的信息显示,截至12月26日11:30,多只“纸白酒”产品远低于其发行价。水晶舍得2012该日均价275元/500ml,较780元/500mL的发行价大跌64.74%;“中国强古井贡酒年份原浆2012珍藏版均价239元/500mL,较发行价格860元/500mL大跌71.05%;“西凤国典凤香50年年份酒2012珍藏版”均价265元/500mL,较发行价格800元/500mL大跌66.88%。

  在外界看来,纸白酒产品暴跌,首先与酒业大环境息息相关,因为名酒产品已大幅跌价,如飞天茅台的实际零售价已被 “腰斩”。“酒企发行纸白酒多是为了炒产品,或为回笼资金。但线下名酒大跌,线上的产品也难以守价,会随着线下产品波动。”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2012年飞天茅台一度零售价超2000元/瓶,如今,其零售价仅在千元左右。在12月23日茅台经销商大会上,茅台高管着重强调了999元/瓶的价格底线。酒交所上的“纸白酒”产品,也希望逐步调整发行价。贵州白酒交易所发行的飞天茅台产品即如此。

  今年11月,贵州白酒交易所发行的“茅台增值回购441118”成品酒单位的挂牌销售价格为1000元/瓶,产品为新飞天茅台53度500mL。而今年3月,其挂牌的同类型产品,价格为1159元/瓶。

  去年7月15日,贵州茅台曾发布公告称,将向贵州白酒交易所提供200吨茅台,销售价格在参考市场价格上由双方协商确定。可见,酒交所上“纸白酒”产品的定价,与其市场价格存在关联,但缘何其他酒产品较发行之初大跌超七成呢?

编辑:供求信息 本文来源:“纸白酒”暴跌拷问平台定位 酒交所沦为融资工

关键词: 供求信息